成为Kendrick的制作人门槛其实并不高 一部iphone就够了

这个19岁的少年Steve Lacy凭着他的才华和他的iPhone,已经是格莱美提名专辑《Ego Death》制作人之一了,合作的艺人有Kendrick Lamar、J.Cole、Tyler,TheCreator、Goldlink、Isaiah Rashad、Denzel Curry 、Kali Uchis等等等等。

微信图片_20180809133521.jpg

在高中的时候组了一个jazz band,在那Steve遇到了Thundercat的弟弟,从此开启了他的音乐旅程。也正是Thundercat的弟弟,把他带到了The Internet的第三张录音室专辑《Ego Death》的录制。这张专辑是hiphop、funk、soul music、另类摇滚的大乱炖,这样的作品很难去挑刺儿,在这张专辑被提名为2015届格莱美的《Best Urban Contemporary Album》,这时的Steve Lacy18岁,高中还没毕业。

微信图片_20180809133528.jpg

当The Internet的成员都在世界巡演的时候,Steve只能乖乖呆在家里,然后上课。但也就此给了他很多空间和时间去和各类艺人创作。

微信图片_20180809133531.jpg
  The Internet

The Internet

Steve和各种艺人合作的机缘并不是天赐良缘,其实只是用传统的方式,比如私信关注了他的音乐人,或者直接打个电话。但他与Kendrick Lamar就有点不一样了,Steve先是通过认识DJ Dahi,然后直接跟DJ Dahi说“带我去见Kendrick,我想和他合作。”。在一个大家都在安静的玩手机的房间,Steve Lacy索性拿起乐器,告诉Kendrick“让我给你弹点东西吧”。这就是Steve Lacy的工作方式,不是直接开始合作,而是先给大家听他在做什么音乐,如果人们喜欢,那很好;如果不喜欢,那也没关系。

微信图片_20180809133535.jpg

有了Kendrick Lamar的关注,Steve开始弹一些他的demo曲目,接着又演奏向Kendrick了一首他和kendrick的长期合作女声Anna Wise的歌曲。音乐一响起,kendrick马上和Steve说“yo,把你电话号码存上吧”,可是几个月过去了还是没有任何回信,Steve耐不住性子了主动找了Kendrick,当时《DAMN.》才制作到第四首,两人的合作也就此开始。这个从中学就是Kendrick Lamar的粉丝的少年,坐在自己的车里欣喜尖叫。

新晋rnb女艺人的新专辑《Crush》也由Steve Lacy一手制作

微信图片_20180809133539.jpg
微信图片_20180809133541.jpg

这些rapper找Steve Lacy合作的原因也是一目了然了,他的创作总是带着soulful、funky的吉他演奏和清脆复古的鼓点,这些鼓点都来自他的iPhone上的Garageband。

年轻又充满能量的Steve Lacy被邀请到TDE x Teen做演讲,在演讲过程中提到了自己四个圣诞节都只想要个Macbook,但却在第五代ipod上摔了一跤。

从触摸第五代Ipod的一瞬间开始,我开始探索像IMPC、BEATMAKER 2、Garageband这样那样的音乐制作类app。这个在我口袋里的小东西,让我意识到我并不是真正需要一部Macbook。 接着我就到处乱按上面的箭头,一开始做出来的音乐真的特别特别难听,然后我又发现了一个小东西叫IRIG,结合我的知识,怎样的鼓配怎样的吉他怎样的bass, 就越来越上手了。

虽然这听起来好像有点局限,但Steve显然更喜欢这种方法,尽管他现在早已有了足够的能力接触大录音室设备。他的iPhone录制技巧完全赋予了他直接掌控自己的音乐的能力。高中毕业之后就能为嘻哈音乐中一些最响亮的名字制作音乐已经相当酷了,但是Steve的第一个Solo项目“Steve Lacy的Demo”,更让人印象深刻。

  《Steve Lacy's Demo》

《Steve Lacy's Demo》

该项目于去年2月发布,总时长不到15分钟,却具有巨大的张力。

第一首歌“Looks”,用funky的吉他和贝斯,完美展现了Steve的风格。他的音域宽广,从清澈到模糊的质感都能驾驭。歌的鼓点也颇为清晰而精确。

吉他如同从顶峰时期的Funk音乐中穿越至今一样,比起如今的riff,更像是打击乐。“Look”唯一的问题是它太短了。

微信图片_20180809133546.jpg

《Dark Red》可以说是最精彩的曲目之一。Steve的歌曲创作和他的演奏一样出色。它承载着一种沉重,一种自然的怀旧,一种真实,让人们很容易把他与Frank Ocean作比较。

在这首歌中,Steve将他的生活如何一点点失控娓娓道来:

“SOMETHING BAD IS ’BOUT TO HAPPEN TO ME

I DON’T KNOW WHAT, BUT I FEEL IT COMING

MIGHT BE SO SAD, MIGHT LEAVE MY NOSE RUNNING

I JUST HOPE SHE DON’T WANNA LEAVE ME”
微信图片_20180809133548.jpg

随后,进入歌曲的下半部分,Steve用Motown式的叫喊声陷入了疯狂的崩溃,给了自己一点安慰:

“WHAT IF SHE’S FINE

IT’S MY MIND THAT’S WRONG

AND I JUST LET BAD THOUGHTS

LINGER FOR FAR TOO LONG”

描绘出一个陷入爱河的青少年飘忽不定的思绪可不是一件容易事,但在《Dark Red》中,Steve能够清晰地表达出青春期的困惑。这首歌的下半部分(从1:40开始)非常完美,我第一次听到的时候忍不住连听了四遍。

再看看《Haterlovin》里的鼓点技巧吧!听起来像是直接从N.E.R.D的《In Search Of...》照搬过来的一样。

微信图片_20180809133552.jpg

就像《In Search Of…》一样,Steve成功地制作出了一首让人欲罢不能的作品。这首歌给我留下的深刻印象是,“Where the fuck can I get more of this?”和“what would you even call this?”根据Steve的说法,答案是格子图案。对,就是格子。

微信图片_20180809133550.jpg

他对Wired讲述了有关制作格纹音乐:

 “格子就是我的风格。有一次我正在二手店淘衣服。在我在衬衫里翻箱倒柜时,突然有一刻我意识到的:这就是我的风格,就像我的音乐听起来一样。因为如果你同时听几首歌,听起来好像有很多事情在发生,但一点也不冲突。格子呢,就是许多东西在同时发生。他们以同一个模式在运转。这就是我的音乐。”
微信图片_20180809133554.jpg

Steve Lacy还不到20岁,但他是音乐界最有趣的艺术家之一。对于这个来自康普顿的孩子来说,2018年将是重要的一年,他自己有这样的一种感觉:他将在不久的将来引领音乐界的走向。这样的想法其实一点也不过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