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chine Gun Kelly:野性、挣扎与痛

640.gif

他暴躁、冲动、易怒,似乎对一切都不在意,是个你永远不想招惹的狠角色;但仍然有些事令他格外在乎。一路走来的艰辛和挣扎,生涯一度面临终结,他都挺过来了,而且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出色。MGK是个永远在战斗的斗士。没什么能让他低下头,以前不会,现在不会,Eminem不会,以后也不会。

为什么人人都爱找Machine Gun Kelly的碴?没人知道,但对此,MGK已司空见惯了。就像此刻,从他的SUV走下到步入纽约的Tao Club大门,这之间短短一段路也难以躲开敌意和羞辱。一个流浪汉朝他喊道:“新的小朋友来了!”几个小时后,当MGK灌满了龙舌兰从俱乐部中走出来,一个喝的醉醺醺的兄弟会男孩凑到他面前,问他是不是Justin Bieber。

MGK说道:“如果你是我就能体会到,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如果不是他用努力换取的成功不断到来,以及他差不多时刻处在兴奋过度的状态,或许这些不快真的会困扰他。

事实上,假如他仍然只是Colson Baker,那个克利夫兰长大、进过少管所的小混蛋,在Chipotle打零工的小伙子,或是年纪轻轻就当上父亲的青年,这些倒霉事或许也会发生。不知为何,他长得就一副麻烦相。在他周围,连空气都变得奇怪了。

可你或许不知道,MGK其实是个会在演出当天还驱车三小时探望受伤粉丝的人,他会把和自己长得很相像的鼓手Rook叫做自己的“小弟弟”,同时也像个哥哥一样照顾所有人。

年少成名,对摇滚有着痴迷的狂热,这是MGK入行近十年来的标签。2017年,他与Camila Cabello的单曲“Bad Things”冲进了单曲榜的前五名。对于当时生涯正急转直下的MGK来说,这首歌犹如一针强心剂挽救了他的生涯。亚特兰大帮们在行业中的统治似乎让他这种机关枪一般的风格变得过时了。

MGK回忆道:“几年前场场售罄的场馆,现如今台下只有一百来个人,我当时认为一切都完了。”

超过190公分的身高,浑身上下刺满了纹身,瘦削的身材让MGK看起来比实际还要高大些。他的时尚品味也很不同:想象Axl Rose在睡梦中被Elton John从头到脚打扮了一番的样子。就比如今晚,他穿了一件淡蓝色的水洗破洞夹克,背后绣着“Thrill Ryde”,一件黑色、绣着大红花的T恤,提的很低的黑色牛仔裤,和一副粉色大墨镜。更别提他嘴里那副红宝石牙套。

他绝不是什么和善的角色,14岁就面临重罪的指控,虽然没细说,但如果你还记得,他曾在歌中讲过自己狂怒之下对一辆车射击的往事。“我永远不会忘记法庭上我父亲脸上的表情,当时我和其他八个家伙被铐在一起。”

更近一些的,他为了和一位告他袭击的保安达成和解,不得不散尽了几乎全部身家。在那之后很久,他的经济状况都十分窘迫,用他的话说就是“连家里的圣诞树上都空荡荡的”,直到他说服了自己的偶像Cameron Crowe让自己出演剧集Roadies,开辟了一条演员道路,这才算缓过劲来。

machine_gun_kelly_roadies.jpg

Crowe被MGK的试镜打动了:“他充满激情,像一条巨型拉布拉多犬把家具撞得一塌糊涂,打翻所有东西,即便如此,他依然得到了每一个人的拥抱。”尽管担心MGK表演经验上的匮乏,但圣诞夜MGK一通情真意切的电话最终让Crowe把角色交给了他。

也从那时起,他日渐偏离了旧轨道。27岁,反倒成长了一些,只是他开始用药物来代替那些可能会让他惹上麻烦的疯狂之举。

对于他7岁大的女儿,MGK是个温柔的父亲。女儿给了他重新看待自己年少时那些荒唐行径的角度。“我很幸运,有这样一个无论我做什么都很入迷的女儿,她很懂事,有她在会很开心。我不能想象有一个像我一样叛逆的孩子是什么样,我不会撒谎,如果真那样我说不定会直接把小崽子扔马路边。”


在终结了他在“Bad Things”中唱的那段失败关系后,MGK似乎与歌手Halsey擦出了火花。二人在俱乐部中看起来十分合拍,伴着复古的舞曲共同尖叫。“你看我们像是两个在竞争冠军专辑的人吗?”他问道:“不,在这没人是名人,只有年轻、自由的灵魂和满不在乎。我感觉又回到了16岁。”

快乐的时光短暂,MGK的麻烦则依旧如影随形。最近在拍摄一部科幻电影时,一位扮演警察的演员狠狠的打在MGK胸膛上,一拳接一拳,丝毫不留情。当为此抱怨时,他得到的回复是只能忍着。“作为Colson Baker,我可以咽下这口气。但若是Machine Gun,会揍得他满地找牙。” 

这还没完,片场又有个司机跳出来说MGK威胁要干掉他。MGK很平静:“当你以某种方式看事情,或是你处在某个位置,人们倾向于相信其他人的话而不是你的。”影片的负责人之一来到MGK的拖车问他:“你到底想不想拍这片?”“我答道,‘我的歌在榜单上排第一,但我在芝加哥的冬天早上5点来这拍你这片,你说我想不想拍?’”

他对表演机会很珍惜,某种程度上,他甚至不能相信除了上面那些麻烦外,一切居然都还算顺利。在他的歌“27”中,他开始担心自己会加入Kurt Cobain和Jimi Hendrix的27岁俱乐部,在这个年纪就早早离世。“我当时想,这一切太不真实了,这怎么可能呢?从来就充满着失败的生命中,如何会有真正的成功呢?我只想赶紧度过这一年,我只想赶快到28岁。”

死亡的确找上门来了,在他27岁生日当晚,站在舞台上,他感到胸膛被突如其来的火焰烧着了,“就像我的心脏被骨头戳进去一样”。只唱了六首歌他就冲进了后台,医护人员立刻上了急救措施,“人人都以为我要不行了”。

到头来,他在片场受的那些伤依然没放过他。医生让他彻底休息一个月,他则置若罔闻。但MGK有自己的办法,大麻、酒和迷幻蘑菇里都被他加入了氢可酮,算是对自己的治疗。

https_%2F%2Fhypebeast.com%2Fimage%2F2018%2F09%2Fmachine-gun-kelly-responds-eminem-killshot-diss-beef-response-twitter.jpg

“他能活到27岁确实不可思议,我认为大家都很担心他”,Crowe说,“我们害怕他在实现他那些理想之前先把自己的脖子扭断了。不过作为一个MGK的粉丝,也该对这种担忧习以为常了。”

坏运气、天不怕地不怕再加上那些百无禁忌的派对,MGK大小伤不断。巡演到丹麦,他试着去模仿在电视上看到的一项新运动,“你们想见识点真正的奥林匹克吗?”。他爬上车顶,却忘记刚刚下过雨。“我脚下一滑,摔到了前挡风玻璃上,接着就他妈一头栽到地上。”脸上缝了几针,胳膊上也打了夹板,但演出依旧照常。

他的生活从来和安稳挨不上边。一次从纽约到巴尔的摩的巡演路途,凌晨5点巡演巴士依旧像个炸弹一样,灯光师为MGK卷好了一支烟,MGK则抓着吉他缓缓弹奏“Voodoo Chile”,紧接着突然转入他自己的歌“Let You Go”。他希望这首歌能够红,尽管人人都说这首歌里“吉他太多了”。他回复:“音乐里面怎么会音乐太多呢?(How can there be too much music in music?)”

成杯的伏特加被倒满,音响中轰隆隆放着他的专辑,MGK和他的整个乐队都跟着狂吼。结束之后,又重复播放。鼓手Rook拿起酒瓶一饮而尽,喊道:“没错!这才像样!”

有一句话是你永远不该对Machine Gun Kelly说的:“我喜欢你的老歌,那些才让我产生共鸣。”这场巴尔的摩的秀后,偏偏就有乐迷这样讲了。表演本身非常出色,他和乐队还翻唱了Blink-182的单曲“All the Small Things”,当音响出现了一点小故障时,他从容的用一段精彩的Freestyle化解了。饶是如此,歌迷的这句话让他愣了片刻,似乎唤起了他对那个年轻胡来的自己的回忆。“我也要成长,”他答道,“我不能永远那样破碎。”

走回巡演巴士的路上,MGK无法将刚刚的话忘掉。“WTF!”他一边吼边走来走去,“我给了他们我的一切!我在那个该死的舞台上给了我所有的一切!不应该这样!他们不能理解!40年后我甚至无法走路,就因为我在舞台上献出了我的所有!每个晚上我都在全力战斗!你怎么能说你对我感到失望?!”

他倒进沙发,“他们只是不能理解”,他说道,“但这让我沮丧。我为这个目标而活,你却把它撕碎了,这简直是吞噬我的灵魂。”时间和几口麻叶终于让他稍微平静,开始与同伴谈论Foo Fighters曾在Wembley Stadium创下的分贝记录。

“我们很快也会去Wembley的。”他的誓言十分坚决。

他是如此渴望一切。他渴望将摇滚乐和现场演奏的风潮重新唤醒,他渴望成为历史最佳,他渴望登上Coachella,他渴望让自己的伯乐Sean Combs把私下对他的赞美说给所有人听。

但他的另一面则说:“如今我不在乎我是否被接纳,被谁接纳?那些跟风的小屁孩吗?去他们的吧!”

那么真正的目标是什么?

“我永远不会再低下我的头”,他说,“我只想像现在这样”。他顿了顿,抓了抓自己的下巴,又说道:“事实上,我不再在乎了,我只要不再为一个芝士汉堡而烦恼。”